Uncategorized

(270) 233-6545

Posted on

不知不觉,从开始骑车到现在已经两个月了。 最近额头上张了很多包,和上大学时的青春痘一样,虽然摸着很疼,但我还以为逆生长了呢。 不过总是很烦,让人坐卧不宁的。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头上的汗会留下来,流到眼睛里去,很不舒服。 查了一下,这应该是因为骑车头盔盖着额头,大量出汗,长时间不透气散热不好引起的。背包旅行的人背上和双肩会有类似的问题。解决的办法: 洗完脸后,用水杨酸做二次清洁,疏通毛孔(果然这个趋势在几天内就被抑制了) 买一个轻薄透气的帽子 (skull cap),前额的部分,有一个硅胶质的长条,这样能导流(汗水),这种布料可以快速带走汗水,让汗水从头顶的气孔挥发,这样就缓解了前额长时间湿热的情况。今天第一次试用,感觉很不错。   最近还解决了两个问题: 我叔送给我的鞋太大,时间久了脚很不舒服。 鞋固定在脚蹬上之后,角度曾经不对,让我的左腿呈内八字的角度上下做圆周运动,这导致IT Band不断在膝盖骨外侧上反复摩擦,骑车每分钟大概是80转,我记得这样大概骑了两个小时,120*80=9600转,就这么一次,就受伤了(当天活动结束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到目前为止已经一个月了,但是每次骑的时间久了还是会疼。 我具体的解决方案: 拉伸,最近开始每天都做拉伸,借鉴了很多瑜伽的动作,每天做果然有效,感觉好多了。 买了新鞋,大小正好,碳纤维鞋底,非常硬,这样能省不少力气。 调低了车座,腿伸得太长也会导致脚内勾,进而导致IT band(上图里的特别长的肌腱)离骨头太近,增加摩擦。 目前这些方法结合起来很有效。 这马上就九月了,准备了这么久,就是为了九月十四号公司组织的大活动。这方面的各种心思,研究,实践都是围绕这个目标展开的。

encephalosepsis

欲速不达

Posted on

我是个急性子,总是低估目标的难度,高估自己自己的能力。很小的时候我妈就跟我说欲速不达,要慢下来。可以说是用了20年的时间,我也没有把这个思想沁到骨子里去。 第一,凡事慢下来,慢下来,心静下来,慢慢想,想明白了。 第二,坚持,今天一小口,明天一小口,水磨工夫做足了,做久了才行吧。   再把名言抄一遍: 欲速不达 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思,思而后能得 千里之行在与足下 不积跬步无以成千里 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 当然牢记,唯有对这世界的好奇,才能牵引这积累的过程

Uncategorized

随手记录

Posted on 5614210051

最近在看 “Designing Data-Intensive Systems” by Martin Kleppmann. (数据系统设计)。 断断续续的坚持看了三周竟然也快把分布式环境部分看完了。正所谓走的慢不要紧,关键是坚持走不要停。 分布式环境从第五章开始,依次讲述了replication, partitioning, transactions, problems in distributed system, and consistency&consensus. Replication的目的有三:increase scalability, lower latency, improve reliability. 大量的数据请求单机无法处理,所以需要复制多份来分流;任何组件都有可能故障,所以通过复制提供冗余,提高系统可靠性;用户离数据数据越近,时延越低,所以要把数据复制,放在里用户近的地方。如果没有写操作,replication非常简单。现实中当然不可能只有读操作了。Replication最大的问题就是保证复印件之间的最终一致,如果写操作发生冲突,能够有解决机制。处理方法有三:single leader,multiple leader,leader less。 single leader就是有名的主从架构,所有写操作在主节点发生,所有读由从节点处理。写操作先在主节点完成,再由主节点扩散到从节点,从而达到最终一致。 一致性的处理有同步和异步两种,所谓同步,就是只有写操作完成主-从扩散才算成功,才能返回,否则用户必须等待这个过程完成;所谓异步就是写操作只要在主节点成功就行,随后由主节点负责把操作复制扩散到从节点上去。两种方法各有千秋,用哪种主要还是看具体设计需求。(挖坑:详细记录“各有千秋”) multi-leader就是有多个主节点,可以同时接受写操作,相比之下,single leader中唯一主节点就是系统瓶颈,挂了整个体统就跪了。multi-leader不存在这个问题。但是multi-leader最大的问题是:如果对同一份数据在不同主节点进行写操作,相互扩散以后,有可能发生写冲突,需要有冲突检测机制,要有解决机制,比如last write win -LWW,这个方法能够保证最终一致性,但是不能保证数据正确性。分布式环境中不可控的种种时延和各种突发情况会节点连“先后次序“这个基本问题也搞不清楚,搞不清楚,last write win就显得荒诞。这个问题要在分布式事务中讨论细节。 leader-less那是另一个极端,就是所有的节点同时可读可写,谁也不比谁高贵。这种系统的availability无疑是最好的,但是这是以更加复杂的一致性处理方案为代价的。这种系统中,操作的成功与否一个节点说了不算,读操作,要多问几个节点,从结果中挑版本高的值;写操作,一般要一半以上成功才算成功。这就是所谓的quarom(有效选民?)

(250) 862-5181

自我安慰

Posted on

从去年年底到六月,为了升迁,把项目像亲儿子一样的培养发展,对参与的人关怀备至。到头来被人横挑鼻子竖挑眼。 很失望。很失落。 在大公司做事情,太关注技术本身了,忽略了对人性的体察,反而是过错,是劣势了。一个月了,对此久久不能释怀。 意义和目标的丧失严重的影响我的行为。 时间是情绪最好的溶剂。 人生是马拉松,人生至死前,都是一场不间断的游戏,升迁或者项目只是这游戏中的一局,甚至是工作这局中的一小盘,乃至关键一分,我丢了这一分,这一盘,于我的大游戏影响并不大,因为一局得失,影响了下一局的发挥,才是继续损失。 只能继续追寻终极的目标,生活的真义,内心才能平静,才能继续努力前行。 生逢盛世,家人健康,家庭和谐,应当觉得幸运,幸福,这样才好追寻自我,才能探究世界。   [Update on  八月六日 2018]: ========= 立志用功,如种树然。方其根芽,犹未有干;及其有干,尚未有枝;枝而后叶,叶而后花实。初种根时,只管栽培灌溉,勿作枝想,勿作叶想,勿作花想,勿作实想。悬想何益?但不忘栽培之功,怕没有枝叶花实?——《传习录》   王阳明先生的学生中,有人苦于思虑纷扰,平日总是忧心忡忡,焦虑难安。   阳明先生就说:“人立志做好一件事,其实和种树是一个道理。当树还处在根芽的阶段,就不会有树干;到有了树干的时候,还不会有树枝。等到有了树枝后,才能有树叶;有了树叶,才能有花和果实。这都是循序渐进的事。”   阳明先生接着讲:“在开始培育根芽的时候,人就只管做好栽培灌溉的工作。这个时候,不要花费过多心思去想枝如何,叶如何,花如何,果又如何。这种悬想只会耗心费神,徒劳无益。只要每日踏踏实实做事,用心做好栽培的工夫,何须担忧到时候没有繁茂的枝叶、甜美的果实?” (引用:/new.qq.com/omn/20180719/20180719A1D5LO.html) ======== 唐 冯道 穷达皆由命,何劳发叹声。 但知行好事,莫要问前程。 冬去冰须泮,春来草自生。 请君观此理,天道甚分明。 /www.zhihu.com/question/48361083 ======== 以上两位中国古代读书人总结的道理,讲述了一样的道理:如果内心被困扰,遭遇挫折时怎么办?就是把自己摆在整个人生的广阔时间尺度上,提醒自己内心真正追求的真义,从而获得内心的平静和耐心,从而能够关注眼下,专注做达成真义的事情。

Uncategorized

7/20/2018 骑行日记

Posted on

今天和公司的人一起骑车,之前还是比较忐忑,不想拖别人后腿(路线55英里,爬升4500英尺,这是一个从来没有过的挑战),但最后和领队确认之后,还是决定加入了。 今天学到的最大一点就是:每次出行都要做好准备工作,嗯,是的,看似理所应当,但我就是没有做好。 出发前,觉得上次bike shop的人把座子调的太低了,这样大腿前侧会太累(quad),后侧发力不足(hamstring),于是试图把座子调高。 刚出发,我就发现我的鞋子上的卡扣松了(cleat),为了不让别人等我,一直坚持到第一个休息点,发现三个螺丝丢了一个,另外两个也松了。另外一只鞋也丢了一个螺丝,竟然不知道是哪天丢的。。于是赶紧拿出工具开始紧螺丝(由于时间有限,这里埋下了一个问题) 好,继续前进,怕了一个有史以来最长的坡,一共31分钟。最快的花了21分钟,我个人觉得还不错。别人都休息好了,我喝了两口水,就继续出发了。这一段,有缓慢爬升,我是跟不住了,就在后面吊着,觉得大腿后侧和屁股肌肉实在太累,这说明座子调太高了。后来就停下来把座子调低一点。这时候左膝盖外侧的肌肉或者是肌腱稍微有点疼,还还不在意。 调了座子之后,情况好很多。到达下个休息点的时候,大家在等我。接下来就是一个长达10公里的大下坡。骑自行车最大的快感可能就是来自于下山的破风之声吧,辛苦努力的积累的势能转化为动能的过程,对追求速度的急性子的人来说,是极大的安慰。   下山之后又是两个小的上坡。这时候左腿开始疼,最后坚持回到公司。回家以后检查鞋子,发现紧螺丝的时候,卡扣(cleat)的朝向稍微有点偏,就是由于这个角度的偏差,造成了我整个大腿外侧的肌腱和膝盖之间的反复摩擦(the IT band rubs againt side of knee cap)。骑自行车的时候,鞋子是固定在脚蹬上的,包括方向也是固定的。由于这个角度的偏差,导致我的腿和膝盖除了做上下方向的圆周运动,还有一个侧面的左右摆动,等于我的腿同时做这两种运动。这不仅耗能,而且对腿造成了伤害。 除了今天的问题,我之前还摔过三四次,都是因为cleat太紧,脚拿不出来造成的。 周末痛定思痛,做了这几件事情: 清理链条,重新上油 仔细调整cleat的角度,拧紧螺丝 在网上下单买了一套新的cleat(本来就是易耗品),打算把多余的螺丝先用到现在的cleat上,等到下次cleat需要换的时候再一起换 仔细调整了脚蹬的弹簧松紧 给自行车打气到115psi 试骑了一下,觉得一切都好多了 *接下来要调整一下车座的前后距离

Uncategorized

学问

Posted on

人生是场马拉松,起点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就算跑得慢也不放弃。这个隐喻我是在明确的指学习和进步,也就是说人生的初期学习好固然不错,但是最重要的是能够保持对这个世界的热情和好奇心,从而达到乐于终身学习。 我们所经历的教育,大部分是把人类已知的知识体系灌给我们,我们的目的也是好好学习上好大学,找好工作,安稳的过完一生。工作以后,80%以上的人除了工作不再学习新的东西,谈到科学,往往会说,那是欧洲旧时贵族闲来无事玩的东西。同时,我们又把未尽的愿望,以同样的方式传递给下一代。这样的经历,算不算是在马拉松的过程中,前半程跑的太快太痛苦,以至于后半场就放弃了呢? 我们的知识体系如此庞杂巨大,来自于一个一个实际问题的解决,来自于无数人在好奇心驱动下的求索。脱离了当初的问题和应用场景去学习,难怪那么多的人不爱学习,觉得读书痛苦不堪了!这算不算人类的一大悲剧呢?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专注于当下要解决的问题,围绕问题学习必要的部分即可。 回到标题,出自好奇心,问出一个好问题其实最重要了。然后围绕这个问题,去思考,求索,查资料,再思考,最终回答这个问题。这就是学习的过程,也是满足自我好奇心的过程。最终,最好再能把所学总结,写下来,不然会忘。这样,思考和所得才能不断堆积,学问才能增长。比如我骑自行车,这个过程中会遇到各种问题,我学到很多东西,温习了一点点物理,需要懂一点化学,还有机械,人体运动机制估计迟早也得懂一点吧,还有和其他人怎么配合等等。烘干机坏了,可以学习。(当然这只是例子,人精力有限,最好还是把这种方法多用在工作场景中为妙) 不断的问,不断的学,这样两条腿跑马拉松,是不是要比被他人,被生存压力逼着赶着多很多乐趣呢?我想是的。   儿子们渐渐在长大,总是会问为什么,好奇心和探索世界的欲望,深深的刻在我们百万年传承的基因里。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去保护他们的这种原始动力,希望长大以后,他们能够自己去探索这个社会的方方面面。   最后总结一句跑马拉松的策略(从牛人那里学到的),平时少想点怎么才能赢,多想想怎么才能不输少犯错误,跑下去,自然就赢了,老想着赢,跑都跑不好了。

(216) 832-3609

接口,耦合,系统复杂性的思考和举例

Posted on

当系统变得的复杂时,就会变得不可维护,我们都长了一个肉脑袋,大概就是20瓦左右的功率吧。系统简单一点,我们的工作就轻松一点,负担就轻一点,生活就美好一点,我想好的工程师和差的工程师不是能不能把活干了,而是能不能洞察事物的本质,设计恰到好处的架构,细节的处理干净又漂亮。比如给鸟设计两对翅膀就很蠢。 系统的复杂性,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怎么分解问题并且模块化,然后让模块之间的耦合尽可能的简单。 接口,是一个重要的工具。抽象地讲,就是让有依赖关系的模块不要彼此依赖,而是共同依赖于接口。 接口有一个重要的性质,那就是必须是接近事物本质的东西,而且最好是比较稳定的,在可预见的未来,不太会改变的。 这样,一大堆接口,就构成了整个系统的骨骼和框架,其他的东西相比之下都是细节,都可以比较容易的改变。 举例子: 操作系统中的IO接口,对上层的应用永远都是read, write, seek 等接口,下层的实现可能曾经是软盘,现在是ssd,还有也可能是键盘,鼠标,什么都可能,甚至可能是数据库。但对于应用程序讲,都无所谓,接口稳定就行。 远古人们都是以物易物,这个就很麻烦,所有人都依赖于彼此,结果发明了钱,钱就是接口,所有人都赚钱,也花钱,彼此独立生产。后来有人要到外地做生意,带着钱也不方便,那么钱庄/银行就成了接口。 淘宝就是买卖双方的接口,在钱交易方面的接口。 还有一个例子,听说海尔早期做营销渠道,一种渠道要一个团队去负责,渠道多了,海尔不堪重负。于是制定了经销商标准,变成了新的经销商要满足海尔标准才能加盟,这也是一种利用接口转嫁和降低成本的做法。

504-615-5292

软件计算机专业最难的地方

Posted on

从一到无穷大 最近读了一本书,上面的这本。就一个感觉,相见恨晚。初高中的时候为什么没有见到,读到呢?! 长这么大,第一次对相对论有一点粗浅的理解。   我们人的感觉都是基于日常生活的,对于很多违反直觉的事情,对于陌生的概念和规则,脑子会很痛苦。 软件其实最难的地方在于每天打交道的东西都不是日常生活中的常见。但作为工程师,又必须对这些头脑中的东西非常熟悉。

8169395959

自行车骑行遇到的问题,思考和总结

Posted on

上周末去和俱乐部骑车,出发前按了按轮胎,觉得胎压很低了,很软。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中间休息的时候,借了一个手动打气筒,试图打气,结果发现气门芯头有点弯,直接掉了出来,这下噗一下,所有的气都跑了。手动打气筒打了半天也没用,而且发现轮胎的边缘有白色液体渗出。最后还是另外一个大叔,用他的二氧化碳气瓶,在一秒钟内,就完成了打气。嗯,高压气体瞬间释放,就打好了。我自然很开心,完成了这次骑行。   回家研究加反思,有如下发现: 自行车胎一般分两种,有内胎和没内胎,我的是没内胎的那种(tubeless)。这种轮胎比较硬,内部有密封液,主要靠和轮胎圈紧密贴合,密封内部高压气体(我的车胎参数是85-115psi),即便是在轮胎被扎破的情况下,密封液迅速封死漏洞,保证气体不会马上漏完。这种轮胎的好处显而易见,就是几乎不会爆胎,就算被扎了,也可以保证完成骑行,回家再处理。这意味着更安全。最快速度能达到60公里每小时,如果正不巧这时候爆胎,结果很有可能是致命的。当时漏夜也是因为全部空气都跑了,轮胎和轮子贴合不紧密了。 这是好处,弊端就是相比普通内胎不好维护。普通内胎对打气的速度没有要求。tubless的胎如果空气全都放完了,打得慢的话永远也打不起来,因为一边进气,一边从轮胎边缘跑气。。。这种情况只能是高压气体瞬间释放,所以要么得用空气压缩机,要么得用一个储气罐,先用普通气筒给储气罐充气,然后再拿着储气罐打气。此其一,其二是密封液半年六个月会变干,需要补充一些,明显比普通内胎麻烦啊。 还有两个小问题值得一提: 车手一般会随身携带一个非常小的二氧化碳气瓶(16g左右),问题来了,这个东西可不可以用在tubless的轮胎上? 有人说co2会和密封液反应,让密封液固化,那就不得不清理内部,重新灌液,带来了额外的工作。这是真的吗?有人说会,有人说不会。网上也没有一个比较统一的说法。这个问题值得挖一挖,只能看成分了,还得重学一点化学。 co2 只能应急,第二天会快速漏光,这个已经证实了,两天之后,我发现我的轮胎胎压和大气压一样了。这就是说,就co2可以应急,回来以后也要放光,重新打气。

Uncategorized

(623) 214-6857

Posted on trumpet tree

周四晚上其实没有睡的太好,有一部分是在担心自己到底能不能骑下来,毕竟是和有多年经验的人一起,保证不了速度。 周五 早6:25起床 7:00到公司吃早饭,粥,水果,鸡蛋 8:00集合,8:05出发,一切还好 进入山区以后。。。 开始爬第一个坡,7公里长,700多米的高度差,累的要死,爬到一半时,撑不住了,停下来休息 一停下来,就觉得恶心,就把早上吃的饭全吐了。 休息了片刻,琢磨是不是放弃了算了,叫后援来接我(临走时部门的秘书说可以来接)。又心有不甘,赶紧吃东西,喝水。 继续爬坡,快到顶时,大队伍已经开始下山,只好掉头下山。 下山很爽,感受势能转化为动能,速度可以达到60多公里每小时。 下山之后,很快腿开始抽筋。。心想罢了罢了,这肯定是没法完成了。万幸他们正好到一个小公园补充水,我赶紧下来休息一下,拉伸拉伸。 继续出发,很快开始第二个坡,不到两公里,但是非常陡。力竭的感觉,下来走了三分之一。这时领头人下来找我了,我只好撑着和他又骑了三分之一,他就很快不见了。我赶紧下来,继续推着车往上走,登顶了,大家都在等我。 下山,再也没有坡了,真好。 剩下的全是平路,靠耐力骑回公司。 11:40结束。 ======== 下午靠惯性工作了一下午,到晚上6点多实在太困了,去小屋子里睡了一会儿。 7点光阴来找我,8点回家。 晚上睡觉,发烧。 周六不发烧了,依然很累,各种吃,喝。晚上睡觉,一整晚出汗。 光阴说这样挺好,平时精力太旺盛,说话聒噪。 周日早上醒来,精神身体都好很多了。 周一,琢磨下次怎么骑了。 =================== 这次骑行,算是触摸到了身体部分极限。(全部极限不敢触碰,怕挂了)即便如此,身体做出了剧烈的反应: 发烧:肌肉长时间高强度做工,事后需要散热;大量热量输出(2200Cal),身体需要燃脂来功能。 隔天出汗:可能是肌肉和内脏在做大量的工作,产生了很多热量,继续散热? 大脑:不想工作,不想思考,热量输出太多 胃口:吃,吃,吃   ================== 精神:严酷的训练确实可以塑造人的性格。 身体:希望能够有更强健的体魄。 思考:冒险精神,突破精神我是具备的;还缺乏科学精神,和谨慎的态度;两者要找到一个完美的平衡。时隔多年第一次骑行,这次的任务有点艰巨了。准备工作和计划也不充足。 未来计划:安全第一,注意交通安全,注意科学骑车,防止伤病。科学训练第二。锻炼身体,寻找乐趣,锤炼性格是目的。 ==================